《恒星将暮:东非大迁徙》第四章(2)
2017-01-04 18:55:00
  • 0
  • 0
  • 4
  • 0

《图尔卡纳》之:

恒星将暮:东非大迁徙

文/殷晓媛


第四章(2)

1-4-2:

 

只有一个拇指大的斯凯勒,月白而精致,侧躺在羽衣甘蓝摇曳的绛红间。但你注视那些卷曲而深邃的叶丛,却发现它们是由更小的图案组成的:倒下的大象、蜷缩的鸵鸟、枯干的除虫菊、折腿的狐狼和摊开的河狸……它们全在酒红到玫紫色范围内呈现出各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调子。整朵甘蓝和它背后的大地,其实是精心镶嵌、富有艺术感的尸体和它们的血迹……

 

“那不过是个噩梦而已。”斯凯勒自嘲道。

 

她说曾多次梦见气象防御中心的地下走廊,

那尽头的一个房间传出奇怪的声响,

似乎巨狼与九头犬在其间混战。

如今谜底近在咫尺:当斯凯勒在胶囊电梯中缓缓下降,

重力混合着沿着各种介质传来的玄秘声响,她感到那种逼近地狱大门般的剧烈心跳。

她终于找到那个房间:它看起来戒备森严,

三套电子锁和一把机械锁,她使用自己的临时卡将大门切换为透明模式后,

看到内层还有金库式圆形制动防盗门。

“祖里,那是什么地方,监狱吗?”

“‘Ψ病室’,那里关着一个变态,叫贾巴里。”

“他干了什么?”

“一个物理学家,一个反社会人格的危险人物。

利用共振蓄意破坏文物和珍贵仪器,用次声波杀掉了有积怨的前上司……太多了。”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本来谁也抓不住他,已经被通缉了十几年从未失手,

可这家伙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对提奥宣称自己得了一场怪病之后,

获得了通过作曲预言未来的能力。”

“作曲吗?听起来似乎变成了浪漫主义者,未尝不是好事。”

“当然不是,你以为他是舒伯特,上这里换土豆烧牛肉了吗?

不,他用满屋子的物理仪器发射各种波段声音,

再和各种乐器演奏一通混音,实在古怪异常。”

“我想见见他。”

“如果你怀着过分的自信,认为能控制他的毁灭欲,

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

“为什么要控制?我要让他充分释放。”

 

 

1-4-3:

 

外轮廓酷似地球公转轨道的椭圆水晶桌,

“近日点”配备话筒,而“远日点”装着摄像头和720度面部表情分析终端,

分别位于被透明墙隔开的两个房间,

里面坐着臭名昭著的贾巴里:皮肤比黑胡桃木深一些,满头茂密脏辫扎成一束,

歪斜的嘴角带着挑衅的笑容,露出犬科动物似的白牙。

“你好,美人儿!”他翘着二郎腿笑道。

 

这一头,穿职业短裙的斯凯勒正襟危坐,

上身穿一字领银色衬衫,银白色卷发正好垂到领口的位置。

她一只手端着玻璃杯,另一只手不紧不慢夹了两小块冰,

然后按下圆环桌上的天鹅形水龙头,

一股蔓越莓色的液汁,便随着晶亮迷幻的灯光缓缓流出。

“花青素,神圣的物质。

血橙是我的最爱。你呢,贾巴里?”她说。

 

“跟我兜圈子,吃亏的是你,”对面的家伙笑道,

“交了个心理学家男朋友,和了解男人,完全是两码事。”

 

“当然,”斯凯勒眨眨眼,“征服是人类的天性。”

“如果我是个物理学家,一定也想用天才的头脑搞点破坏。”

 

“看来你听说过我的成就了。”贾巴里把头一扬,笑了,

“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是提奥请你来的吧?他知道我和女人比较聊得来。”

 

“成就?你指杀了几个同类?

人类在自然面前渺小如蝼蚁,这也算成就?

你的确野心不小,可成就似乎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言归正传吧,我们已经将你创作的‘乐曲’进行了频段分离,

结果发现了隐藏在自然声音频段下的大量次声波。

如果你想继续搞点什么恶作剧,这一招未免太陈旧了。”

 

“恰好相反,一个顶级屠夫能做到将全身每一篇碎骨拼合起来的程度,

但之后就没什么意思了。

现在是我向救世主转型的时候了!

瞧,我总是善于找到展现自己力量的最佳途径。”

贾巴里眨眨眼,

“我很偶然获得了捕捉次声波的能力,他们都认为我疯了——

我就像一只孤独的巨鲸。

我用一切乐器和仪器模拟和重现它们,

好了解它们传达了什么信息,是地震、海啸、风暴,还是更严重的灾难。”

 

“那你认为上次录制这段3分23秒的、

混乱狂暴几乎连成一片的次声波,

是什么征兆?”

 

“是海啸和地震所无法同日而语的灾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