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他体二重唱》第六章(3)
2017-02-15 16:28:54
  • 0
  • 0
  • 4
  • 0

《自他体二重唱》第六章(3)

文/殷晓媛


3-6-4:

 

“晚上开庆功会,不准缺席!这可是我们警局今年打的最漂亮一仗!”

“头儿在说什么?早上一来看到个个打了鸡血一样。”

“嘘……听说他们拿下了那个疯女人。”

“谁?加布里埃拉?那个前晚在贫民区杀了18个人的‘女忍者’?死的可基本都是毒贩。”

“可那起恶性交通事故遇难者身份尚未查明,其中还有她以前的助理……”

 

回放:

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她记得探索频道曾提到这种真菌,当它们寄生在木蚁体内,它们便成为它的傀儡,远离族群,飘蓬一生,直到死亡来临——它们疯狂噬咬并最终挂在某个叶片上,听任这种真菌从干枯的躯壳中长出。

 

当那股来自内部、压倒一切的力量君临于她,那充满暴力崇拜的接管仪式在她几寸衣装之下铿锵有声地进行,她多么希望这种疯狂和麻木能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将她变成某种意义上的烈士。可惜,人是多么高阶而悲剧的造物,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强大到操控和支配人一生:药物不行、巫术不行、甚至神乎其神的催眠也不行。它们所做的只是让你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大川口塔峰,然后……如何安然无恙地走下去,回到你所背弃的人群中,便成了你自己的事了。

当那猩红的巨虫在她体内随水位下降节节败退,逃逸的神智又觍颜回来执掌大局,加布里埃拉发现自己身陷绝境:40毫米口径自动手枪上膛的声响,在身后行人散尽的大街上,在前方,仿佛穿行在黑暗密林中,虎拉果炸开那充满震慑性的声响在周围上下开花…..加布里埃拉慢慢举起了双手。

 

奥斯瓦尔多的记忆仿佛某个古国遗址:

荒原腹地,曲水途穷之处,狂沙、瓦砾、灰烬宣示着一种均质化的模糊与消解,

而它闪烁着印加黄金城般的往日荣耀,令探险者们倾其性命抵达的繁华、富饶与喧嚣,

似乎只存在于googleearth卫星地图中,上空还笼罩着愁云惨雾。

直到我躺在仪器中,戴上沿纬线循环播放“曼波魅影”、纵向楔入的私钥的头盔,

这失落之城才显出它的本来面目:

那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网状拓扑结构:

极巨大、极密集、极富秩序,显微镜下的整个巴西毒品帝国,被洗去了光环、权力与商业徽记的脂粉,

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金钱气息,

其中除了臭名昭著的大毒枭,不乏如雷贯耳名流、明星、慈善家的身影,

那些在电视上慷慨激昂大谈“保护斯比克斯鹦鹉和三趾树懒”“人道主义救援”“防止过度依赖电子产品”“打击街头暴力犯罪”的伟岸身影,

现在正以姓名加数据的格式呈现在抽屉般一弹开就难以合拢的就多重表格之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